—拔节

※…暑假真的使人文笔退步,真的,我在写什么…
※是答应同学的中芥,不知道为什么写得像芥中…总之攻受无差。
※食用愉快。

——————————

中原中也初见芥川龙之介,是黑手党某次庆功宴上,中间人是官方粘合剂(搅屎棍)太宰治,三个人都不是主角,也就有机会脱离人群短暂见个面。他之前听太宰提过这么个人物,以“啊啊,我跟你说了没有?上回那个任务我从贫民窟捡回来了个小鬼,现在暂且是我的学生”作为简介。名字太宰告诉他了,不过他没记住,当时想着反正也无关紧要,“太宰治从贫民窟捞出来的学生”跟“太宰治不对盘的搭档”这关系没多近,没必要分几个脑细胞给这个家伙。见面时候中也跟太宰都是标配黑西装(真不知道黑手党哪来...

—我最亲爱的人

※混水摸鱼,腆脸参赛。
※私设如山,经不起考证。
※食用愉快。

——————

    那时候费渡还不大,母亲刚去世没多久,堪堪一年不到;费承宇还活蹦乱跳完好无损,作为他的梦魇之一自在活着。尽管并非义务,骆闻舟跟陶然两个事儿妈却不能不管这个孩子,一个月里总要赶着费承宇不在家时候往他家里去几趟,给他做饭、作业签字、还有心灵疏导和睡前故事,逢年过节特为尤甚。那个时候费渡还在上中学,处于中二病蠢蠢欲动的前期,比一般同龄人城府深些、心思多些,可还没长成六七年后官方盖章认定的大骗子,在骆闻舟和陶然看来还很好懂。嘴上说的什么“不用麻烦你们,我自己也能行”云云,也都是口是心非的句...

2017文手总结!!

    又是很懒的一年!爬进高三大门在电脑上噼里啪啦的时间越来越少啦。

    没什么特别的东西,非要说大概是写起了涉零and跳坑凹凸。

    ok,话不多说,放放成果吧。


——————————

    先按着月份来一版。


January.《浮生半日闲》(文豪野犬陀太)


    ……他骨子里属于俄国人的性子不会被这一两年日本的生活根除,却被染上日本人性格里与生俱来的一板一眼...

(虽然没空更新但是还是想说一下)

我超级杂食的,而且攻受在我这里向来没什么差别毕竟我注重灵魂上的苟合!大多cp都吃,除了恺楚以外没什么特别雷或者非得不拆不逆的,比方说虽然我前两天搞了那篇傻逼兮兮的雷卡,但我这两天正在(利用上课时间)搞一个雷安…而我发文第一行都会大概标注一下cp,tag也会好好的打,所以请务必注意避雷!慎fo慎fo慎fo!!

再就是虽然写得不怎么样但是我居然已经他妈的高三了无论如何更文速度也会变慢,毕竟上网时间少了主要都是在学校狂草流手稿,打出来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所以如果发现我八百年没更文求求你们别取关嘛请放心我还活着!!

没屁放了,爱你们呜呜呜呜

—《被同伴秀恩爱是一种怎样的感受?》(知乎体)

#就是很想胡乱写,雷卡是上帝的宝物呜呜呜。
#欢乐无脑向,OOC绝对有,慎入。

   《 被同伴秀恩爱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匿名用户

    为防被认出来还是匿名吧,毕竟我不可想被(消音)。

    看了一下其他回复,大多数都是同伴朋友找到男女朋友天天在自己面前念叨什么的,我这个故事就不一样,它清纯不做作。

    因为是我同伴里头的两个人搞起来了。

    先介绍一下大致背景。我们是在...

—料事如神

※今年的上海卷高考题,拿来写舟渡试试。

※头一回写,OOC预警。


预测,是指预先推测。生活充满变数,有的人乐于接受对生活的预测,有的人则不以为然。请写一篇文章,谈谈你的思考。

要求:(1)自拟题目;(2)不少于800字。



    费渡下班路上偶遇骆闻舟。

    严格说来不算什么偶遇。费渡下班之后把车从公司里开出来,沿途想起某生意合作伙伴今天家中有小孩子出生,宴请一帮亲朋好友和生意上的朋友办了几桌。那人手里还有自己公司百分之可以忽略不计的几的股权,但好歹名头上也是股东一个。他前些日子收了请...

——いちごいちえ(上)

※涉零/零涉无差,OOC慎。

※题目是被说烂了的“一期一会”,为显高端用了日文。(喂

    他们俩在后台相遇,惊喜诧异也有欲言又止也有,最后仅留了简单地点头致意的礼节,后又继续自己的步子,向着相反的地方去了。一个自个儿晃晃荡荡一头月光似的长发飘逸一如既往,一个身边吵嚷嚷的簇拥了三个老爷们儿,一头黄毛儿的家伙正忙着跟小狼狗拌嘴。记者的镜头敏锐地捕捉到这一幕(主办方:“演出还没结束谁把记者放进后台来的?!”),大写加粗在第二天娱乐报纸的第一版,添油加醋一番唏嘘。照片是站在日日树涉身后拍的,正脸是朔间零的,神情温和又懒散,略带难以言明的讶异,角度使然看不...

—嗔

#冷cp三部曲之二,第一部is here! 前后文无关联。

#首次尝试名侦探跟小矮子的爱情故事,中乱中无差,OOC慎。

 

 

 

 

 

 

    “你走不走,走不走。”中原中也表情挂上虚张声势的凶狠,哄得了别人哄不了心里明镜的江户川乱步。乱步眯着眼睛扭过脑袋表达出一副老子天不怕地不怕的神情,偷偷回些脑袋瞳仁下移(毕竟中原中也比他矮上一截)瞥中也的脸,见中也生气得狐假虎威便放下了心大喇喇地放浪了形骸,拖着嗓子应和中也的催促。“我不走。”他几乎是个撒娇的孩童了,也难为...

—蜉蝣掘阅(1)

※这位 @白雲犬 的百粉点梗—!♪.拖欠这么久希望你还记得(。
※中太ABO,咖啡师中×画家太。

    他问,“先生今天喝什么?”手上却不迟疑,熟练地端出焦糖和牛奶预备着,似乎也不打算等太宰治回答。太宰停了一会儿,“今天周几?”中也回答他:“周二。”言下之意你今天就该喝焦糖玛奇朵。太宰却摇了摇头,“给我换杯黑咖啡吧,别太浓,别放糖。”他用拇指摩挲着大理石表面的吧台,冲中也颇为冷清失落地耷拉了一下眉毛,“我牙疼,喏。”

    他把黑咖啡托在托盘里送去给太宰的桌子。太宰刚把画具掏出来,正用铅笔在新的一页画纸右上角写什么。...

—贪

#突发奇想的冷cp三部曲,当然这是第一部。
#森太预警。

    太宰治初到武装侦探社头一年,兢兢业业勤勤恳恳,除了一点儿坏心眼以外,完成委托的效率是挑不出毛病的。他那时的坏心眼祸害的是国木田独步,老实的谷崎润一郎有时也要受到牵连。谷崎善于从麻烦之中寻求自我安慰,国木田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却也无可奈何。直到最初的拘谨全然消失之后,他太过坦荡地利用自身聪明去捉弄他人的恶劣性子才暴露出来,玩心但凡一起就要有人遭殃,首当其冲的就是国木田和谷崎,比方说敦的入社考试那一回。

    织田作第一年的忌日那天尚处在他有所保留的时日...

1 / 2

© 无期重逢 | Powered by LOFTER